答應我,不管我寫了什麼,都不會寄刀片給我。

噗浪
https://www.plurk.com/despair_rebirth

天空部落格【咎人禁區】: blog.yam.com/yagamisatan

痞客邦【華柩罪區】 despairabyss.pixnet.net/blog

FB社團專頁【靈感力】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inspirationing/
 
 

韓葉【錢包魔王&嘲諷妃】

  不用說,本篇CP只會是韓葉,除了韓葉還是韓葉。

  藉由血槍手亞葛與榮耀BOSS們來描寫。

  因為想著如果老韓是魔王,那根本是天職,於是腦子就自動腦補亞葛跟魔族們的心酸血淚,太過腦洞的結果,就是痛併著快樂,不是在沉默中爆發,就是在沉默中蒸發。

  這麼魔性的東西,應該不會有續了。

  不要問我,為什麼第一篇重貼的文是這麼魔性的東西,你們懂的。



  血槍手亞葛,最近很憂鬱,憂鬱到他本就灰白的臉色,更加蒼白,套句卡修的話來說,只要在亞葛頭上裝根棉線,活脫脫就是根會移動的蠟燭。

  以為他樂意?亞葛不以為然的弩嘴,同時指派被他招喚出來的骷髏們對人類進行略奪。

  這原本是他最喜愛的活動之一,每每看見人類抱頭亂竄的畫面,他就會精神氣爽,覺得自己又活了起來,再聽聽人類的哀鳴慘叫,他想起了初戀。

  很久很久以前,血槍手還不是血槍手,亞葛不過是剛從墳墓裡爬出來的屍體,沒有白色皮甲,沒有震懾世界的左輪手槍,移動速度還是人家走十步,他剛走一步的緩慢,據說蝸牛都爬得比他快多了……

  呸呸呸,他現在講的是初戀,怎麼變黑歷史了?

  畫面拉回亞葛剛以死靈生物的新生降臨人間的時候,他喜歡上一名人類的小姑娘,小姑娘綁著兩股辮子,每當她蹦蹦跳跳,兩條辮子就隨著她上撲下騰,看得亞葛心頭小鹿亂撞……不准問他死靈哪來的心臟可以小鹿亂撞,沒禮貌!

  總之,亞葛戀愛了。

  死靈生物就是單純,喜歡就追,沒有什麼種族歧視跟外貌協會,想想,東方大陸的某位女怨靈,披頭散髮,成天像隻小強一樣爬來爬去,還不是一堆人說她正!

  死靈的美好,需要你我來支持。

  又離題了。

  亞葛對女孩展開了熱烈的追求,然後換來女孩他爹,以及全鎮居民的一頓痛揍,按他們的話來說,長成死靈生物不是你的錯,裸奔還出來嚇人,就是你的不對了!

  壓根沒意識到這問題的亞葛,差點被鎮民們給滅了,幸好最後關頭,他身為死靈的潛力爆發了,咻的一聲,如風的跑了。

  悄悄的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來;我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
  許多年以後,他聲淚俱下的述說這段連開始都沒有就已結束的戀情時,一面啃著瓜子的卡修,涼涼的吐了句話,「那時你正裸奔呢!哪來的衣袖?」

  魔族精英們的聚會,就是在這情況下,結束於亞葛的亂射之中。

  再將時間軸拉前,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亞葛,遇到了背著小書包的哥布林商人,被他這段悲劇般的愛情故事給打動,哥布林商人熱淚盈眶的自書包裡掏出板磚手雷,啊,不是,是掏出一襲白色皮甲,以及左輪手槍,熱情和善的鼓勵他,失戀並不代表什麼,變強之後再殺回去就好了。

  面對這一段前輩資助後輩成長的佳話,哥布林商人表示:「放屁!他那時死死卡著我的脖子,讓我自己選,要錢還是要命!」

  那天,魔族們都看見亞葛的亡靈軍團追在哥布林商人後頭,跑在前頭的哥布林商人又蹦又跳,偶爾轉身朝亡靈軍團丟塊板磚,扔個手雷,好一幅歡快的“哈哈哈,來追我啊!小笨蛋”。

  對於族內歡樂友愛的情形,名聲享譽大陸的魔族BOSS們深感欣慰。

  很多年之後,亞葛已經記不得女孩長相,但他始終記得那兩條在空中飛舞的辮子,啊!他的初戀。

  「活該你失戀。」這是影刀客阿紅。

  總之,歷經裸奔,失戀,也沒能將他打倒,靠著哥布林商人贊助的皮甲手槍,一步一腳印,慢慢成長,最終成為最大BOSS之一的血槍手亞葛,從來不曾這麼絕望過。

  他看著死靈軍團衝進民宅,被人用桿麵棍打了出來,深深覺得累感不愛。

  如果是在過去,他想要什麼就搶什麼,對方不給就直接砍了,哪像現在,動手搶個錢包,還被人家給打了出來,一副就是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,有本事你拿走!而他,還真的不能直接宰了對方。

  看著A髏、B髏被人打了出來,C髏、D髏搶劫不成,反倒被對方抓去當苦力跑腿,亞葛一臉生無可戀的離開城鎮。

  不是亞葛無能,依他血槍手的能力,要屠盡一整個城鎮的人,不過是眨眼間的事,至於現在他只能摸摸鼻子離開,全都要怪他們的魔王,對,就是那個該死的錢包魔王!上任後的第一道命令就是,不准隨意殺害人類。

  不殺人的魔族,還是魔族嗎?

  扶著老太太過馬路,幫孕婦提菜籃的死靈軍團,根本魔性好不好!亞葛將為他獲得血槍手之稱的左輪手槍摔了出去,三秒後,又跑去撿了回來。

  炎之女巫卡修找到亞葛時,他正抱著自己的左輪手槍,蹲在角落嚶嚶嚶嚶自己看不到前途,世界再也沒有希望,愛與正義早已死亡,今天女僕端給他的早餐是根蠟燭,A髏B髏回來時,頭上被別了朵花,諸如此類的事情。

  渾身散發咒怨氣息的亞葛,讓卡修難得發揮了一下同胞精神,「亞葛,你怎麼了?」

  看到卡修,亞葛就像是溺水中的人看到浮木,呃,如果他現在的眼神不是像見著殺父仇人,更沒有直接撲向卡修,死死掐住她脖子,就更完美了。

  「妳還敢問為什麼?」掐掐掐掐,「這麼多人妳不好選,偏偏選他當魔王!」

  繼續掐,死命掐,卯起來掐。

  卡修如果是個人類,現在不單被掐得斷氣,恐被連脖子都被亞葛掐斷了,可惜,她是魔族,是個站在眾多魔族至高處的女巫,亞葛傾盡全力的掐,對她來說,就像是按在脖子上的馬殺雞,她轉了轉頭,聽見脖子傳出幾聲喀聲後,舒暢的表示,「謝了,亞葛,最近脖子酸的很。」

  「卡修妳去死!」大受打擊的亞葛,再度抱著左輪手槍,嚶嚶嚶的窩回角落。

  鑑於要是丟著亞葛不管,他可能真的會在這裡待到和蕈菌類同化,一點也不打算跟渾身長菇的同胞一塊出現公眾場合的卡修,知心姊姊般的拍拍亞葛肩膀,「魔王陛下很好啊!你為什麼不高興呢?」

  「好個屁!」聽聞卡修的說詞,亞葛完全忘了,自己前秒還蹲在地上嚶嚶嚶哀悼美好的世界一去不回,全然炸毛的跳了出來,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我有三百六十六天都在交錢包,有時一天還要交上三、四次!妳說,我哪來那麼多錢包!」

  「最重要的是,我已經沒有錢包可以給魔王了!再這樣下去,我只能把自己的靈魂掏出來獻給魔王了!」亞葛悲憤的哭了。

  看著亞葛崩潰的哭臉,卡修拍了拍他的肩膀,遞了個錢包給他,「我借你。」

  「卡修……」亞葛並沒有馬上去接卡修的錢包,他只是盯著她看,眼中盡是千言萬語,最終,化作充滿痛苦的掙扎,「三天一利,七天一本?」

  放高利貸放得自然無比的卡修,豔麗一笑,「您真內行。」

  「如果……如果不是妳們這些女巫,我犯得著那麼辛苦!」隨著亞葛的怒吼,血槍手的亂射和死靈軍團重現江湖,不明究理的人只看見偉大的炎之女巫卡修,在一片混亂中輕巧的閃避各種攻擊,不時發出喔呵呵呵的笑聲。

  曾經,失去王者統領的魔族,像是一盤散沙的在大陸遊蕩。

  血槍手亞葛,影刀客阿紅,岩之浪人奧磐,叢林守護維奇,北橋法師,暗夜流光索爾,紅帶嘉納,綠野魔徒阿莫夫,下水道之王路卡修,哥布林……算了,哥布林商人就不提了,總之,魔族之中出現了很多強者,各據一方。

  他們的名字是恐懼的象徵,死亡的代表。

  凡是他們走過的路,全都成了人間煉獄,他們誰也不服誰,直到炎之女巫卡修,帶著白女巫等人,在命運的指引下,選出新的魔王,群魔割據的時代才宣告終止。

  以卡修為首的一票女巫,信誓旦旦的保證,命運降下了旨意,挑選韓文清作為新生魔王時,所有魔族都癲狂了。

  韓文清?

  居然是韓文清!

  這畫風不對吧!

  「卡修,妳確定,韓文清真的是我們魔族下屆的王?我怎麼看都不覺得他會帶領我們走向勝利,帶著我們直接滅團還比較實在……」說到這,奧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他可沒忘記,前回遇到韓文清時,他被這個人類狠狠痛揍了一頓,到現在肚上的瘀青還沒消呢!

  「難道沒有其他選擇了?」

  「我說卡修,不能因為妳沒被韓文清揍過,就這麼不厚道的把仇人拉來當同盟啊!」

  「卡修妳這個神棍!」

  諸魔你一言、我一語,齊齊聲討卡修的聲音,卡修聽見了,漂亮的唇瓣微微一勾,帶著幾分魅惑的嗓音緩緩揚起,「命運給了我們兩個選擇,但是我覺得,韓文清是最好的選擇。」

  聽見魔王候選還有一位,大夥也不吵了,起鬨讓卡修把人名報出來,準備直接過去綁架或撕票,反正魔族沒有魔王那麼多年,他們一樣活得好好的,要是另一位魔王後選也不像話,不如乾脆宰了,省得鬧心。

  面對眾魔期待的目光,食指抵唇的卡修顯得有些傷腦筋,「我覺得,支持韓文清成為魔王是個明智的選擇,你們真的不再考慮一下?」

  身為法師,卻沒有挑選魔王候補權利的北橋法師,咻的站了起來,揮動手中法杖,「卡修,妳再不把另一位魔王候選人的名自說出來,就別怪我不客氣了!」語末,密密麻麻的火球飄浮在卡修頭頂,大有她再拖延推托就直接轟下的趨勢。

  卡修身為女巫之首,本身又是火屬性,自然不會將北橋法師的威脅放在眼裡,純粹只是想釣眾魔胃口的她,見大夥情緒已到極限,再踏一腳就會爆發,一改先前為難的神色,滿是笑臉的公佈答案。「葉修。」

  突然其來的名字,讓眾魔一愣,「什麼?」

  「另一位候補是葉修。」

  卡修笑得既美且甜,就像是不解世事的單純少女,但,此刻的她,在眾魔眼裡就是個黑心黑肺,連血說不定都是黑的該死妖婆。

  不是韓文清,就是葉修,這是怎樣的二選一?

  魔族們深深感受到來自世界的惡意,就連北橋法師原本弄出來,佈滿整個半空,比煙花還要絢麗的火球群,也嗖的一聲,瞬間全滅了。

  「讓我想想,再讓我想想。」

  如果說,韓文清是位令他們頭疼的對手,葉修就是位不單讓他們頭疼,也讓自己人頭痛,噢,不,應該說是痛恨才對,想想,不是跟隨一臉正氣,畫風整個不對的魔王,就是跟隨毫無下限,連自己人都忍不住想抽刀捅他的魔王……

  眾魔表示好累,再也不會愛了。

  有些個心靈比較脆弱,不知在這兩人手上吃過多少虧的魔族,當下就捂著臉嚶嚶嚶的哭了,「我們魔族到底做錯了什麼?為什麼世界要這樣報復我們?」

  「非選不可嗎?一定要從他們兩個選一個嗎?沒有第三個選擇嗎?」這是以路卡修為首猶然掙扎,不願向命運低頭的魔族們。

  「把他們做了,就沒有什麼魔王後補了!」

  一票魔族熱血激昂的率兵結隊殺了出去。

  數天過後,那群在魔族中呼風喚雨,說是權位僅次魔王也不為過的傳奇人物,一個個心靈受創的憔悴而返。

  正在和白女巫等人商討魔王繼任儀式的卡修,聞訊而來,看到的就是一票魔族抱著彼此,痛哭失聲的尋求安慰,「嗚嗚嗚嗚,葉修那個不要臉的,居然帶著守護者君莫笑聯合幾大戰隊進行圍毆,他不是人,比魔族更魔族!」

  「所以,你們決定要選擇比魔族更魔族的魔王?」

  「絕不!」

  獲得神諭,早早放棄治療的卡修,對於接受曾經的敵人成為魔王這事,表示毫無壓力,現在的她,一臉興味的看著平日高高在上的同胞們,宛如受虐兒般的神情,默默在心裡給魔王候補們點讚,就是要有這份魄力跟實力,才能站在他們魔族最顛峰。

  到底要迎接韓文清成為魔王陛下,還是接受葉修的領導,魔族幾乎沒有發生什麼爭執,在索爾的一句話中定案。

  「與其讓葉修當魔王,我寧可每天交錢包。」

  一票魔族就這樣決定接受韓文清的領導,只是……怎麼沒人想過問問當事人意見,也許,人家根本不想當啥魔王?

  就這樣,原本見面就是喊打喊殺的魔族們,風格一轉,各種巴結討好求包……求繼位的圍繞在韓文清身邊,弄得各大城邦與戰隊,一時間覺得自個彷彿精神錯亂,紛紛湧至微草城邦,尋求王傑希的治療幫助。

  對此,王傑希表示,「我是魔術師,不是牧師。」

  最後,魔族和聯盟間到底達成了怎樣喪權辱國的秘密條約,沒有人知道,他們只清楚,一天,各大城邦的大人物,和戰隊要員全都到齊,站在城牆上揮著手帕送別“為人類和平與未來”被賣……咳,迎進魔族的未來魔王,韓文清。

  再經過一連串複雜巴拉的轉生儀式,帶著強大威勢,誰看了誰跪,所有錢包通通屬於魔王的魔王陛下誕生了。

  人類與魔族終於迎來光明燦爛的美好未來……才怪!

  魔王歸返,結束群魔割據的那天晚上,血槍手亞葛在魔宮屋頂亂槍掃射了一個晚上,對此,卡修的解釋是,「亞葛在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之情。」浮於前方的光幕卻是不斷刷新亞葛的事後修繕費,每跳一次,卡修的笑容就豔麗一分。

  痛不欲生。

  除了卡修和巫女們,所有魔族在迎來新王的第一天,就體驗到傳說中最有格調、堅忍不屈的魔王,也是有突破下限的時候。

  從來沒有人跟他們說過,魔王這種東西也能買一送一啊!

  方才還覺得,新的魔王畫風雖然不太對,至少自帶威懾氣場,怎麼說都比頂著一張嘲諷臉強的魔族,還沒慶幸完,就看到被整個大陸譽為嘲諷臉的葉修,從韓文清身後冒了出來,葉修甚至自來熟的走到索爾面前,「一看就知道你是個識貨的,哥們,來支菸吧!」

  面對這個曾經跑到他家,爆了他不知多少珍藏,離開時還順手撈了不少值錢玩意走的大仇敵,主掌黑暗殿堂的暗夜流光索爾,在一票魔族崇拜的目光中,神情平靜的為葉修點燃香菸。

  「整個人都活過來了。」

  看著吞雲吐霧,壓根沒有身處魔族地盤這種自覺的葉修,以索爾為首的眾魔,將目光移向方才替兩人引路,顯然事前知情的卡修身上。

  「哎呀!我沒跟你們說過嗎?」收穫一票注視的卡修也不賣關子,伸出纖指,指了指韓文清,「魔王。」接著,在眾人理解的目光裡,指向葉修,「魔妃。」

  魔……魔妃?

  鬼才聽妳說過!被這名詞震暈的魔族,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恢復過來,韓文清和葉修兩個當事者早已不知跑哪去了,饒是如此,影刀客阿紅仍是一手捂胸,痛苦的表示,有人認識馮憲君嗎?他想跟他借點藥。

  魔王歸返,成功復職魔王護衛隊的血槍手亞葛,當下受不了刺激的進行無差別亂射。

  根據當晚無故遭受流彈的受害者表示,亞葛在開槍的時候,嘴裡一面喊著,「魔生已到盡頭,生無可戀,跪求勇者組團屠魔!」

  魔族們很崩潰,沒想到選擇畫風不對的魔王,還是避不過葉修的禍害。

  身為始作俑者的卡修,笑得一臉燦爛,「我們的王妃如果不是長了張嘲諷臉,就只能是張錢包臉,這樣會比較好嗎?」

  細思恐極的魔族們,齊齊出聲道賀,「魔王陛下萬歲!王妃陛下萬歲!」

  自家王妃不如其他國家的王妃溫柔貌美就算了,他們也不指望他能端莊賢淑到哪去,但,要是反過來,讓他們對著韓文清的臉喊王妃……嘲諷臉有什麼不好?

  我們的王妃可以靠臉hold住全世界,別人家的王妃行嗎?

  不服來戰!

  全然不知道,自己在“嘲諷臉和錢包臉,你選擇的王妃是哪位?”的魔族內部思想抗爭中,獲得壓倒性勝利的葉修,聽著遠處不斷傳來的歡呼聲,雙手一攤,「即使換了種族,哥的人氣依然這麼旺。」

  「無聊。」

  沒有人看見,新上任的韓魔王嘴角,微微揚起。

    (全文完)


  小夥伴 @燈貓百白 繪製的血槍手亞葛。




04 Aug 2014
 
评论(17)
 
热度(65)
  1. 默陌莫末血染黃泉/不染風月 转载了此文字